当前位置: 主页 > 养生知识 > 正文

寿从笔端来细数25位书画大家的长寿之道!—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时间:2021-10-13 来源:梅花菜谱网 阅读:185次

  下面,国学君带您欣赏历史上高寿书画名们的之道和舒心名作,信看完后也不难理解,他们为何能如长寿!

  三国时期的钟繇被世人称为“楷书鼻祖”。他的小楷体势微扁,行间茂密,点画厚重,笔法清劲,醇古简静,有一种自然质朴的意味。

  据说,钟繇小时候跟随刘胜去抱犊山,习了三年书法,练习书法的过程让他心情平静,耳清目明,因此达到了修身、养心、养性的效果。

  而上,他偏爱水煮,能减轻肠道负担。这样都得到绝佳的调养,焉能不长寿?

  卫夫人是“书圣”王羲之的启蒙老师。卫夫人教王羲之时,说“点”要如高峰坠石,“一”要似千里阵云,“竖”要像万岁枯藤。

  理解重量与速度、学习开阔的胸怀、知道强韧的坚持,然后把这些感觉运用到书法甚至为人处事中。

  如此看来,卫夫人真谓书法得道之人,后人若能真正如此境界,一生获益的岂止是书法和长寿?

  柳公权享年87岁,31岁步入仕途,历经七朝,如果算上年轻时的3个,柳公权一生历经10个,虽然主因是唐朝中晚期皇帝换的太快,柳公权足够长寿也是不可忽略的。

  假设,如果柳公权在60岁之就过世的话,那么中国书法历史上就不会有柳体,不会有玄秘塔碑也不会有神策军碑。因为柳公权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他60岁以后完成的。

  可以作品略微感受一下柳公权在书法造诣上的大器晚成:47岁金刚经刻石,52岁李晟碑,59岁回元观并序,60岁冯宿碑,61岁苻璘碑,64岁玄秘塔碑,66岁神策军碑,71岁刘沔碑,75岁魏公庙碑,76岁高元裕碑,80岁复东林寺碑,87岁还有太子太保魏暮碑。

  柳公权的字,历史上评论为“柳骨”,意思是筋骨强健。字如其人,“心正则笔正”。欣赏柳公权的字,可以体会他的思想,人生哲学。柳公权仕途通达,多年官居高位,站得高,就看得远,加上长寿,多年的人生阅历与思考自然而然地体作品之中,“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沈周一生既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也没有享受过高官厚禄,但他却赢得了无人爱戴和千古声誉,他读书甚广,为人柔顺和易。更,他有道家“知足常乐,不遣足非”的一面,虽然作为明四家文人之首,他却没有传统文人过分清高而愤世嫉俗的一面。

  吴中四才子,分别是祝允明、唐伯虎、文徵明、徐祯卿。祝允明出生最早,活了66岁;徐祯卿出生最晚,却迟到早退,只活了32岁;唐伯虎和文徵明同年出生,唐伯虎54岁就死了,文徵明却一直活到89岁。也就是说,在1526年祝允明仙逝,结束了四才子之后,文徵明又坚强地活了33年。

  文徵明性缓,沉静,温厚。那几位流连在灯红酒绿,他却沉迷于青灯黄卷,而且这一沉迷,就是一辈子。站在艺术角度,文徵明演绎了“写字,好好活着”的生命主题。

  文徵明书法早年学苏轼,后出入晋唐,自出新意,晚年深爱黄庭坚,兀自长枪大戟,完全别人眼光。可惜这种格,唐伯虎和祝小孩癫痫病危害允明永远没机会看到了。

  明人冯梦龙说:“人有早成,也有晚达。早成者未必成,晚达者未必不达。”这是对三世报恩的老门生所发议论,却也像是对唐伯虎和文徵明人生的感叹。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然而出名再早,怎奈晚景凄凉。谁玩到最后,谁才玩得最好。人生那么长,着什么急呢,像文徵明那样,好好活着,慢慢写着,多好。

  傅山,明末清初道家思想家、书法家、学家。推崇老庄之学,尤重庄学。后加入道教,自称为老庄之徒,自觉继承道家学派的思想文化传统。他对老庄的“道法自然”、“无为而治”、“泰初有无”、“隐而不隐”等命题,都作了认真的研究与阐发。

  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著有《霜红龛集》等。他被认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气节的典范人物。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著有《傅青主女》、《傅青主男》等传世之作,在当时有“医圣”之名。

  刘墉,清代书画家、政治家。一生书法数度变化,年轻时珠圆玉润,中年笔力雄健,到晚年则趋于平淡。

  刘墉善用书法修身养性,陶冶文心。他在练习书法的过程中,神游八极,心清气爽,呼吸舒愉,动静,笔下生力,墨里增神。

  练习书法时,人进入一种超脱的境界,通过屈臂伸手,肩肘,也可得到柔和的全身锻炼。刘墉正是灵活运用了这一点,才得以长寿。

  今天人已不知梁同书是何人,浙江绍兴鲁迅少年时读私塾的——“三味书屋”中高悬的牌匾“三味书屋”,就是他的手笔。梁同书别号山舟,在清代乾隆年间名气很大,与刘墉、翁方纲、王文治并称为“清代书法四大家”。《清史列传》中说:“同书工书法,为当世独绝。”

  “清四家”中,梁同书最长寿,直到耄耋之年还能写蝇头小楷。他曾经对人说:“古善书者皆有代笔,我独无。盖不欲以伪欺人也。”他这话是有所指,与他同时代的刘墉晚年就有三个小妾代笔,帮他作书应酬。而梁同书到了晚年依然精力过人,决不请人代笔。而且,他善写大字,字越大,结构越严谨。

  91岁时,他为孙氏书写家庙匾额“忠孝传家”大字,每个字都是三尺见方,魄力深厚,观者无不绝。他93岁去世,就在他去世的前几天,还自书讣文,笔法苍劲,与平日一样。

  齐白石是我国颇具盛名的书画家和金石家,也是近现代的老寿星,享近百岁之高龄,他为何如此高寿呢?这与他常年信守“七戒”是分不开的。

  戒酒:齐老高龄时,常常收到酒宴请柬,可他每每以“谢谢,不会用酒”来笑答谢绝。

  戒喜:齐老的书画珍品享有盛名,即选入国际画展,他也隐乐于衷,镇静如恒,以防乐极生悲。

  戒空度:齐老常说:“一日不学,吝混一天”。意思是说人生不学,苦混一天。故白石老人每天绘画,不让时光虚度,他逝世前一年仍作画600余幅。

  黄宾虹认可道家的养生哲学,他认为:道家养生讲究养性、养气、主静癫痫小发作影响智力吗和制欲,正和国画养生同源同理。“依道”养生,自然长寿。

  常有友人问他高寿的,他总是指指客厅墙上高悬的那副字画,笑而不言。那是一副写意的莲花图,旁边是一副对联:不思八九,常想一二。横批:如意。

  论林散之的长寿,除了源于用来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书画,还得益于晚年双耳失聪,故减少外出与诸事的干扰,从而带来了“心静不烦”的状态和“每日三睡”的作息。

  苏局仙(1882~1991),字裕国,上海市南汇县周浦镇人,清王朝的末代秀才,大文豪苏东坡的28世孙。1882年出生于东湖山庄破落的门第。

  1985年,苏局仙被评为“全国老人”。翻开苏氏家谱,祖上没有寿过百岁的。而苏局仙年逾百十,却不知老之已至!正如他所说:“人是,要活动,学习和做事。就要动,不动便成废物。”

  据友人回忆,苏局仙每天六点即起,饭后,练字、会客、散步、午后睡上一个时辰,接着读报、练字、写诗。晚上,八、九时更衣休息。70岁起开始步行锻炼。开始每天几百步,后日行五千步。80岁后,每天沿河堤缓行两千步,直到微微冒汗方才止步。

  在日常饮食上,苏局仙也是很忌口。年轻时抽烟,后吸烟有损气管和肺,就下决心戒掉了。不喝浓茶,但喝点酒。晚上,夏天一杯啤酒,冬天一盅白酒,舒筋骨暖身体。日常饮食独爱新鲜蔬菜,禽蛋和河鲜也略为品尝,但肉制品决不沾口。

  虽一生中遇苦难和艰辛,但苏局仙从不悲观。每当遇到不愉快的事,就采取三个方法:一是丢开,二是找小孩玩,三是照照镜子。

  朱屺瞻,享誉海外的中国画大家,号起哉、二瞻老民,斋名梅花草堂、癖斯居、养菖蒲室、修竹吾庐。青年时专攻油画,受印象派和野兽派影响 。五十年代后主攻中国画,尤擅写意山水和花卉果蔬。

  热爱生活或许是长寿者的首要秘诀。朱屺瞻就是一位热爱生活、兴趣广泛的人。画事之余,他常爱摆弄花草,对于历代文人珍爱的菖蒲更是情有独钟,这从他的斋名“养菖蒲室”、“梅花草堂”可窥一斑。

  同时,对于各类文房古物他也嗜之成癖。据画家张大根先生回忆,上世纪七十年代,朱老先生曾在一家旧物调剂商店看到一对明代官帽椅,虽然喜欢但身边总无闲钱购买,因此每次路过总是看上几眼算过了瘾。有一天,当他再次路过该店时突然发现椅子只剩一把了,这可急坏了老先生,想想今后若这一把也被人买走就再也看不到了,于是赶紧问几个随行的好友凑了几元钱(当时也小数目)买下了这把椅子,喜滋滋地雇人用黄鱼车拉回家。谁能说这些古玩故物只是滋养了他的艺术而非生命本身呢?

  拥有童心不仅是长寿者的秘诀,也是艺术通往高级阶段的门径和标志。朱屺瞻先生的画风以率真、朴拙、老辣著称于世,晚年的他对于“童真童趣”的追求十分迫切,他在《癖斯居画谭》中反复提及,“老来想学儿童画”,“儿童画可爱在下笔时无杂念,一味率真,故能神全”,这种对于纯真无邪的追求,使他作画时毫无负担、自由驰骋,同时造就出一位鹤发童颜的翩翩长者。正如明代书画家董其昌所言:“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癫痫病连接续发作原因往往多寿。”

  刘海粟为中国著名画家,早年习油画,苍古沉雄,兼作国画,线条有钢筋铁骨之力;后潜心于泼墨法,笔飞墨舞,气魄过人。

  晚年仍然面色红润,思维敏捷。运用泼彩法,色彩绚丽,气格雄浑。有人向其求教长寿秘诀,刘老总结了四“得”口诀,即放得下,吃得进,拉得出,睡得着。

  中国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1983年4月2日在台湾省台北市逝世,享年84岁。他不仅在画技上炉火纯青,且在养生上也颇为有道。他比一般的书画家更为突出的是他的“三健”长寿:以食疗营养的“健吃”、调理气息的“健谈”、活动身心的“健步”。

  健吃:张大千小时候困苦,身体一度羸弱,他深知的饮食调养会补益精气,纠正脏腑阴阳之偏,曾言:“吃在肚里才实惠!”因此他在绘画之余,饶有兴趣地在食疗基础上,汇集家传、口尝、耳闻等各种佳肴美味做法,并亲自下厨实践,对菜肴的选料、刀法、烹制、火候、调味等都有详细。老年时的张大千染上眼病、心脏病和糖尿病,他的“健吃”先后改为“少量多餐”、“只吃菜不吃饭”。

  健谈:张大千生性善良,为人热忱,乐于与人聊天,在听来客谈话时,他还能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地一面作画,一面“摆龙门阵”。这一习惯他多年来一直坚持。这样做能心身并调,既悦愉了心情,活动了筋骨,通畅了血脉,又加强了和朋友的交流。

  健步:张大千少时身体羸弱,健步对他强体起到了积极作用。年轻时交通不便,他常步行穿州过省,有意识地进行健步锻炼。在法国、瑞士、德国、西班牙、巴西、美国、新加坡、印度等许多国家的奇山异峰上,都留有他的足迹,爬山使他得到健身之乐。晚年时他住在摩耶精舍时,每天仍坚持半小时在园内散步。多年来让自己沉浸在一片浓密的绿意里,耳闻淙淙的水声,他将“生命在于运动”体现在“健步”之中。

  林风眠,生于广东梅县,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他的作品有一种悲凉、孤寂、空旷、抒情的味道,是上个世纪中国美术界的精神领袖之一。吴冠中、赵无极等名家都出自林风眠门下。

  林风眠的一生有过两次惨痛的毁画经历,一次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人毁的,另一次是在文革时期,自己毁的。但凡在文革这坛染缸浸泡的知识分子,要么疯要么自杀了,而林风眠则说,“我绝不自杀,理直气壮地活下去。”

  黄永玉在《比我老的老头》一书中,这样写到林风眠的去世:九十二岁的八月十二上午十时,林风眠来到天堂门口。

  因画画这件林风眠一生受了无数难,但他也不曾有放弃的念头,“画”于91岁高龄的林风眠来说,是永恒的精神支柱与寄托。

  赵朴初是卓越的佛教领袖、杰出的书法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者。

  赵老生于清末,经历了民国和新中国的创建,饱经沧桑。他20岁患过肺结核,40多岁得了冠心病,以后又得了糖尿病。他说:“一个人不怕身体底子差,关键是个人要注意养生,既要注意多活动,不断健身,又要注意修养,不断净化心灵,做好养心。身体再好,自己不注意保治疗癫痫检查需要多少钱养,不懂得养生也不行。”在长期的生活中,赵老养成了独特的养生之道,并一直坚持。

  其中一条是挥毫写字。赵老说,“坚持写毛笔字有很多好处,它有益身心健康,这是我几十年的体会。平日我们学习书法,从临摹碑帖到书写作品,甚至连磨墨、涮笔等都是在运动中完成的。而且在书写时头要正,身体要直,肩要松弛,呼吸深而均匀自然,精力集中,全身处于一种运动状态,指、腕、臂、腰和四肢肌肉都得到锻炼,尤其是写大字,笔要大,用力也大,非经全身用力是不能完成的。所以对促进血液循环、增强新成代谢,对身体是很有益的。”

  他还说,“当你提笔聚精会神地写字时,各种烦恼和紧张很快就会忘却,心情变得平静、舒畅,这对身心健康很处。书法还能陶冶情操,提高文化素质和修养,给人高尚的美的享受!”

  启功,中国书法家,书画鉴定家。看启功先生精美的书作,总似有一股挥散不尽的朝霞之气扑面而来,令人神清气爽,尘杂俱灭。

  先生的字淡淡的书卷气,爽利、挺拔、清隽、美而不俗、光彩独耀。就是在偌大的展厅、与诸家墨宝并陈,也能一下子吸住眼神,打动心。

  启功的高寿与他思维活跃、心胸宽广、谦恭幽默、平易温和、举重若轻的养生之道,有密切关系。启功先生说他有“三怕”与“二不怕”。“三怕”,“怕过生日”、怕沾上“皇家祖荫”(启功是皇族,为雍正九世孙)、怕给自己老伴;“二不怕”,一不怕病、二不怕死。

  关山月,原名关泽霈,生于广东阳江。著名国画家、教育家,岭南画派代表人物。曾拜师“岭南画派”奠基人高剑父。

  其作品秉承岭南画派“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精神,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写实性,以画山水和画梅见长。

  除了与画为友,关山月的长寿之道也在于经常与人交谈,既活跃了自己的脑子,又结交了各界朋友,心情开朗,胸襟豁达。

  文革期间,长年的劳作,加上作画的不规律,使吴冠中得了的肝炎,有一天,吴冠中听说,他的老同学已经成了名画家,激起他的雄心和不甘,吴冠中就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地作画。医生都治不好的肝炎居然在忘我的作画中一天天地恢复了。

  吴冠中对于艺术有种纯粹的执着,“人生只能有一次,我支持向自己认定的方向摸索,遇歧途也不大哭而归”;此外,吴冠中先生是一个活得透彻的人,心里无私天地宽,自然也就身体好、高寿了。

  赵无极与朱德群、吴冠中被合称为艺术界的“法兰西三剑客”。在绘画创作上,以西方现代绘画的形式和油画的色彩技巧,参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意蕴,创造了色彩变幻、笔触有力、富有韵律感和光感的新的绘画空间,被称为“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

  赵无极认为画画同呼吸一样。人需要呼吸,不呼吸活不下去,绘画也要呼吸。你要把你自己的感情放进去,让画面同你一道呼吸。

  赵无极在90多岁高寿时曾说:“我不怕老去,也不怕死亡,只要我还能拿画笔、涂颜料,我就一无所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