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养生资讯 > 正文

历史小说的最高境界:接近历史真相和具学性—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时间:2021-10-13 来源:梅花菜谱网 阅读:185次

  在新落成的阖闾城遗址博物馆吴文化交流中心,记者最近专访了擅长写历史题材小说的知名作、小说《阖闾王朝》、《夫差王朝》作者高仲泰,高仲泰对记者畅谈了有关创作历史小说的个人体验、以及历史小说现状、和作用等问题。

  记者:我注意到,最近六七年期间,你创作出版了多部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历史时间距今最近的是清末、民国和抗日战争,最远的是春秋战国,历史跨度很大。文学界称你为擅长于写历史题材小说的作家。能否谈谈你刻意书写历史是出于样的思考?

  高仲泰: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思考,或者是出于特别的偏好。其实对于我来说,写现实题材和写历史题材的小说没有什么区别。我原来写的作品,大都是现实题材。因为置身的现实极其丰富多彩,眼花缭乱,变化莫测。毕飞宇说,社会的变化,像子弹飞样快。所以,现实对于文学创作来说,是取之不尽的资源。较之历史,现实的社会更能引起作家文学的思考和创作冲动。我走进历史小说园地是由于一次偶然的机缘。由于家族的原因,我对老上海及民族工商业者的故事比较熟悉。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写了关于荣宗敬、荣德生兄弟的创业的纪实文学,后来创作了电视剧《荣氏兄弟》,获得了。十三集,时够长的了。由于某个作家在一篇写荣氏家族的作品中失实,影响了这部电视剧的播出。这是很令人遗憾的事。大概七八年前,我写了一部小说《望族》,是写老上海,写商战的,其中不避免带有荣氏兄弟的某些影子,故事结构、人物命运、戏剧冲突都是虚构的。时任华谊兄弟影业的制片人周冰冰女士看中了这个故事,和我一起进行筹划。在她精心指导下,这个还处在状态的故事和主题逐步完善、成熟和提升。这就是由胡玟导演的电视剧《望族》。这部戏在央视播出和几家台播出,虽反响平平,谈不上轰动,但对我来说,这部作品是创作道路上的拐点。因为同名长篇小说《望族》很意外地得到了好评,这部近五十万字的小说受到了读者的追捧,被认为“听到了老上海的呼吸”,还得了政府“五工程”奖。后,我应上海电影之约,创作晚清思想家、外交家薛福成的电影,我在写出故事大纲后,写了长篇小说《大外交官》,读者反应也不错。后,我一发而不收,开始了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如果说,写《望族》时,还有偶然性,《大外交官》以后,我是有意识地在这方面进行探索和努力。一个作家,往往由于某一个机缘,某一次,会寻找到觉得最有表达力量的创作道路。我感到,历史小说不仅具有文学的表达力量,同时具有历史的表达力量。

  记者:在你写的历史小说中,《阖闾王朝》和《夫差王朝》是两本最为厚重的作品,我看到了一些学者、作家和评论家的有关这两部作品的评论文章,基本上都是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评论家白炘说,《阖闾王朝》是近年来历史小说创作中的重要收获,这部作品把你推到了文学创作的前沿,《夫差王朝》也同样得到了肯定,你本人对这两部小说是一个怎么样的考量?

  高仲泰:专家的评价不能代表读者即的态度,两者的审美标准、青岛什么医院专门治疗癫痫病理解角度和阅读需求是不同的。得到专家的好评的作品不一定会受到读者的欢迎,它们中会受到读者的冷遇,寂寞地躺在书店里,没有几个人理会,不久便悄然撤下了书架。同样,热销的书,在网上点击率、阅读率很高的文学作品不一定会得到专家的好评。我重视学者、作家、评论家的意见。某种意义上,我更重视作品的销量,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历史小说的生产量很大,写各个历史时期的,写各个朝代和历史名作品琳琅满目。但真正畅销的没几本,我记得反而是网络文学《明朝事》等畅销得很。网络文学的畅销的,有唐浩明的《曾国藩》几卷,影响也很大,还有二月河的作品,读者也很喜欢,卖得不错。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作为一个写历史题材的小说的作家,我对这几位作家的成功由衷地表示钦佩。他们的作品会受到青睐,在成堆的同类作品脱颖而出,决偶然的。像《明朝事》在网络上传播开来时,专家们开始似乎对它不屑一顾。可是,它却拥有了无的读者,许多年轻人争收阅,这让我感到吃惊。我仔细阅读过这些作品,这些历史小说确实有它们的和创意。它们的共同点是故事精彩生动,叙事上迎合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语言易懂,甚至于采用现代口语,没有一些历史小说的沉闷、陈腐的毛病,总之,很真很坦荡很率性,饱含深情而有轻松地展示历史画卷,表现人物命运。而《曾国藩》这几卷小说,所以雅俗共赏,在于具有一种大正义、大容、大悲悯的情怀,在描述晚清矛盾重重,外交困,战火纷飞的政治生态的同时,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具有鲜明个性的晚清政治家曾国藩的形象,让人耳目一新。我这些成功的作品受到了许多方面的启示。这对我后来写《大外交官》、《阖闾王朝》和《夫差王朝》很有帮助。这三本小说都得到了专家的认可,同时,读者也以宽容的态度接受了他们。它们还不算畅销书。《阖闾王朝》印了两次,销了近三万册,算是畅销的了。所以市场角度来看,《阖闾王朝》和《夫差王朝》与成功之作有点距离的。至于我本人对《阖闾王朝》和《夫差王朝》的考量或者评价,我可以告诉你,这两部小说是我从事文学创作以来最两部历史小说,它们在长度、厚度、深度方面都是创记录的,也许我今后写不出这样的作品了。

  记者:我知道,你在这两本写吴国历史的宏篇巨著上是下了大量心血和时间的,两本小说合起来一百三十万字,其中涉及到春秋中晚期波澜壮阔的云,也描述了吴国、越国、楚国等诸侯国及太湖流域、长江中下游流域的文化、政治、军事、社会情,气势宏大,塑造了一大批重要的历史人物,像阖闾、孙武、伍子胥、夫差、勾践、范蠡、西施等,正如你刚才说的,怎么说,这是两部重要的历史小说,除了它的长度、厚度、深度,你在创作这两本历史小说过程中,你还在哪几方面刻意进行了努力或探索?小说具有别的历史小说所缺乏的特质?

  高仲泰:如果说我在创作中曾刻意努力的方向,始终坚持的一点,那就是讲故事,上面我《曾国藩》等成功的历史小说,其独特的魅力就是架构了一段历史和一个历史人物生动的故事。我对采访我的媒体反复讲过我的体会,长篇小说包括历史小说,癫痫病得花多少钱要吸引人,让人读得下去,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丝丝入扣、引人入胜、铺陈精巧、曲折生动的故事,只有饱满的充满悬念的故事,才能打动读者。没有完整的故事,小说不可能成功。我认为,故事是小说最重要的绝不可缺少的元素,小说家应该是说故事的高手。从雅俗文学的角度来说,历史小说应该属于通俗文学,一般的读者不太了解非常复杂的历史,历史小说通过合理的完整的故事为读者提供一种解读。德国哲学家奥多.马夸德说,现代人还是需要故事。我对《阖闾王朝》和《夫差王朝》之所以比较满意,就是这两部小说的故事还讲得不错,对此,无论是专家和读者都是一致肯定的。

  记者:那么,要讲好故事,少不了要作家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进行虚构,历史小说要有历史依据,其人物也是历史人物,有历史的记载。既要进行故事的虚构,又要根据历史素材,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你是怎么把握的呢?

  高仲泰:你这个问题提得好。历史小说和其他小说形式的区别,在于要根据一定的历史史实来进行文学创作。但历史小说本质上属于小说,而虚构正是小说的魅力。所以,历史小说要发挥历史想象力,进行大胆而合理的虚构。这个关系一定要把握得好。在历史小说、历史题材影视剧方面,一度流行穿越、戏说等表现形式。作为一种艺术样式,出于市场的多元化形式的需求,它们的存在有一定合理性,不能简单否定。但我是和反对戏说和穿越的,更反对这种形式泛滥成灾。因为,读者和观众在阅读历史小说和收看历史剧过程中,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在形象的历史情景中领略历史知识、了解历史面貌。他们会把历史真相和历史假象混淆起来,那些戏说的胡编的东西都是真的,历史上真的有那些人那些事,所以,戏说和穿越会误导受众。进行历史题材的文艺创作,是一项严肃的,需要认真对待的事,作家和编剧、导演对历史怀有敬之心,历史不是一团泥巴,可以在你手里任意捏弄,任意塑造。这样的艺术家我见过,在他们眼里,对于历史非常轻薄,缺乏起码尊重的态度。这在影视剧编导人员中间比较多,借助历史外衣,胡编烂造、无中生有、荒谬不经。具体地例子我就不举了,我对此是深恶痛绝的。我曾和一个大牌导演在合作中不欢而散,原因就是他对历史的态度太随便、太随意了。在他眼里,只要能达到所谓哗众取宠的效果,不必拘泥于什么历史真相。他认为,历史是盲人骑瞎马创造出来的;历史的真相,则是盲人摸象想象出来的。这种历史观是不可取的。但持有这样态度的人决非个别。对这种随意扭曲历史的现象,文学界、影视界和读者、观众已很反感,也提出了严肃的批评。我认为,写历史小说,要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也就是大的历史框架,大的历史事件,重要历史人物的方面要符合历史和历史经纬。当然,历史本身不会提供一部完整的小说,在一定的历史框架下,作家可以发挥历史的想象力进行合理的虚构,进行艺术加工,要在细节上做足文章,注重历史氛围的营造,情节跌宕,旨在传神。但前提是大事不能虚。另外,作家要有正确的历史价值观,追远,固然是一种情怀,但追远的目的是为了抚今,历史往往是现实的武汉儿科专治癫痫的医院老师。我们反映历史,再现历史,还原历史,不仅仅是满足人们对我们远祖的生活、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过去的了解,更要通过历史叙述达到鉴古知今的引导,戴锦华说:“古老的谣曲永远需要新鲜的嘴唇。”历史是古老的谣曲,时代是新鲜的嘴唇。历史小说,是给当代人看的,你讲的历史故事,要引起当代人的思考洞察和启示,从中吸取教训和经验。历史是一笔我们汲取不完的遗产。这就是历史小说的时代性,现实性,这一点很重要,也就是说,在历史的外壳中,隐藏着深邃的现实意义,作品不仅表现了历史现场,更能引起当代人的共鸣。但我必须强调的是,历史小说追求的历史真相和历史学、考古学是不同的,后者的历史结论是建筑在史实考据上,不能有半点作假,历史学评史述史,都是出于历史文献,历史记载,钩沉引证,考古学更是要以历史遗迹和地下文物为依据。历史小说的创作追求历史真实不可能这样做。历史小说的境界是接近文学真相,又具有文学性。也就是说,既要体现历史的本源主义,更要体现文学的浪漫主义。

  记者:你说过,与现代人在情感上是相通的,在历史小说中你特别注重人性的表达,对这个问题能否具体说一说?

  高仲泰:我的历史小说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人道主义精神,表现人性柔软最温暖的那些东西。的一些普世价值观,追求和弘扬真善美的通性,以及是非好恶标准,伦理道德的观念在几千年之前就开始形成了,也有作为与身俱来的美好的情感,例如,这是人类普遍的永恒的富意的精神追随。我在几部小说中着重刻画了这些人性中的美丽和灵性,使作品闪耀着人性的光辉。《阖闾王朝》、《夫差王朝》的时代是春秋中晚期,那是个思想自由的时代,是华夏文化的源头,礼乐已推广到各个方面,贵族精神和侠义精神得到崇尚,重礼重义,一诺千金,士为知己者死,礼贤下士,公忠体国,连残酷的战争,都有一定的秩序和约束,作礼战。当时虽分为几十个、上百个大小不一的诸侯国,但周礼是各国之间公认的一种制度和行为准则。直到后来变化,天下大乱,诸侯争霸,便出现了孔子惊呼的礼崩乐坏的。但这个时期的人们特别讲义气,特别有血性,贵族、士大夫、侠客是这样,普通平民亦是这样。我在写《阖闾王朝》和《夫差王朝》过程中,对阖闾、夫差、伍子胥、孙武这些英雄豪杰,既写了他们有雄才大略、贵族精神、血性的一面,又写了他们作为一个人所具有的喜怒哀乐,表现他们在经历大小事情过程中的心灵历程和感情,包括,突出他们内心的情感宣泄。对范蠡、勾践、西施、伯嚭等历史人物,也尽量描写他们的情感浸润,写到后来,我觉得笔下的人物都活了起来,他们并不遥远,好像就在我身边,我觉得古代人和当代人在情感上是沟通的,或者说,这是一种历史的文化通性,也是一种不可缺少的文学品格。一个作家,如果在人文或情感上,在创作中,出现了某种阻隔,不能和笔下人物情感上达成沟通,你写的人物不可能让读者感到活生生的。有一点要说明,古代人与当代人在情感上有相通的地方,也有差异的地方,毕竟时间相隔了那么久远,时代巨变,文明的发展程度已完羊癫风能治好吗全不同。我不赞成将古人在精神上完全现代化,我说的相通,是人性的基本方面,传统文化等方面的相通。

  记者:《夫差王朝》作为《阖闾王朝》的续篇、姐妹篇,是不是你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高仲泰:不是的,创作《阖闾王朝》时,我还没有考虑要写《夫差王朝》,《阖闾王朝》出版后,许多读者读了这本小说后,觉得意犹味尽,期待阖闾之后的故事写下去,作为历史延续,夫差继承王位后的故事确实很精彩。于是,我便产生了写《夫差王朝》的想法,把吴国的历史的讲完,为吴国划上一个句号。都知道,阖闾是第二十四代吴王,夫差是第二十五代,吴国在夫差手里灭亡了。

  记者:中国社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陈福明说,你小说中所塑造的夫差是个正面人物,这是突破了以成败论英雄、以成败写历史的桎梏,是一种颠覆,是对大多数作家屈服于传统思维惯性思维的嘲讽,你觉得他的评价是否符合初衷?

  高仲泰:在历史传统的定论中,勾践是个成功的典型,夫差则是个迷恋酒色、优柔寡断、刚愎自用、忠奸不分的失败者,几乎没有一部文艺作品从正面表现过夫差。但我没有这样看,我觉得夫差固然犯了许多不可原谅的错误,有许多缺点,但纵观他的一生,他还是功大于过,他是个英雄,一个项羽式的英雄。小说纠正了原来的历史结论,表达了一种新的历史观,那就是不以成败论英雄。小说从新的历史角度和历史眼光来叙述夫差的一生,为夫差平了反,正如陈老师说的,这产生了无限的文化新意,改写了传统的历史成败观和价值观,表现了作者那历史不忍的心情。陈教授的评价非常精辟,说出了我的基本想法。

  记者:有人预言,历史小说的危机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更多的年轻人对现代生活更感兴趣。他们不会去阅读历史小说,你这么看待这种观点?

  高仲泰:这种观点太悲观了,回首历史,展望未来是人的本性。过去、、将来,是人类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年轻人可能注重现代生活,但决不会忘却历史。历史小说可能不热门,但决不会整体丢失。

  高仲泰:不久以后,江苏文艺出版社要出版一本我写的历史小说《太平轮》,故事是讲四九年解放前夕,发生在台湾海峡的一起海难,即太平轮事件,这是一起中国版的泰坦尼克号事件,遇难者一千多人,幸存者只有三十七人。故事主线是一个中共特工的命运,他是三十七个幸存者之一,他的同伴都遇难了,他在台湾险恶的环境里踽踽独行。还有一本散文集《我的故乡是吴国》,以文化散文的形式全面解读吴国六百多年的文化、经济、军事和主要的历史人物。今年还要完成一部《上海犹太人》的历史小说,讲述二战时期,几万犹太人在上海避难,与同样遭受日本侵略者蹂躏的上海市民风雨同舟的故事。这部小说和《望族》、《租界》组成了上海三部曲。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京ICP证05068455 公安备案:1101053583